">箱包网

您现在的位置:名牌包包 > 斜挎包 >  > 正文

【喜迎自治区60大庆】我站在银川地标前把自己当

2018-08-07 14:57箱包网

  “詹老师,您是宁夏摄影圈里的名人,手中肯定有不少老照片。”5月14日,宁夏日报客户端记者采访银川市新闻传媒集团资深摄影记者詹安稳,寻访宁夏自1958年以来的老照片,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发现:他的照片里,不仅有普通人的市井生活,还有不少在银川不同地点的自拍。

  在过去胶片时代,拍照是一件很奢侈的事,詹安稳却不吝啬快门,用照片留住了自己的青春记忆。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呢?

  詹安稳(左一)陪战友刘建基(右一)和父亲游览中山公园。他说,1983年刘建基的父亲从陕西渭南坐了24小时的火车来看望当兵的儿子,自己是他们的导游兼摄影师。

  “我是当兵出身的,最开始学摄影是一项政治任务。”詹安稳说,16岁那年他被部队派到大华照相馆,跟从上海来宁夏支边的徐庄老师学习摄影。那时,大华照相馆位于今天的北京路与通达街路口附近,在银川很有名气。他回忆,当时周一到周六每天都坐在相机前,头蒙着遮光布里,给来来往往的人拍照,然后在师傅指导下到暗房冲洗底片,这让他练就了非常扎实的摄影功底。

  “照相馆里学到的功夫,到野外给战士们拍照却施展不开。”詹安稳说,当时他学的机器是座式相机,搬到室外拍需要重新组装,携带非常不便。于是,他用从伙食费里节俭下来的120元钱买了自己人生第一台海鸥牌相机。当时的相机都用胶卷,使用成本比较高,拍照前事先都要检查胶卷,并进行测光和构图,然后才摁快门,具体操作过程有一定的技术要求。詹安稳不放心别人操作自己的相机,还想尽快提高摄影技能,回连队为战士们服务,于是他就拿自己当模特,利用每周日的休息时间,拿起三脚架,背着斜挎包,穿行在中山公园、南门广场等当时的银川地标。

  当时,詹安稳每到一处拍照,回去都做笔记,不仅记录当时拍照时用的快门和光圈参数,还会标明当天的天气和拍摄地点。他说,退伍成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后,才意识到正是因为当时记下的点滴信息,才有了后来展示银川市井生活的街拍摄影集《瞬间银川》。

  “只有有了新旧对比和参照,照片的生命力才更加旺盛。”虽然现在詹安稳在单位没有考核发稿任务,但他依然活跃在摄影一线,不断追寻旧迹,把同一地点的新老照片进行组合,用各种方式让更多人了解曾经珍贵的身边记忆。

  师父徐庄(前左二)和朋友们欢送詹安稳(前中)学成归队。他说,师父今年77岁,还在银川定居,自己一有时间就去陪伴她老人家闲聊。